巴西與中國:對手還是朋友?

評析:參考看看。

巴西與中國:對手還是朋友?
英國《金融時報》 李若瑟 報導 2011-01-31

走進巴西聖保羅一家被當地人叫做「Xing Ling」的購物中心,你一定會產生某種置身於深圳的錯覺。

與深圳那些向富裕的香港消費者出售假貨的購物中心一樣,位於聖保羅市中心的這家購物中心人頭攢動,專售中國製造的廉價仿品,從手機到仿造的勞力士錶(Rolex)、以及名牌手袋和太陽鏡。

…..

Xing Ling裡的小販們可能並沒有意識到,自己正處在一場戰爭的最前線——巴西新任政府已發出警告,巴西這個拉美最大經濟體與中國等主要貿易夥伴之間即將爆發「貿易戰」。

就在不久前,巴西還一直將中國視為自己關鍵的出口市場,也是「金磚四國」內的親密同盟——金磚四國由四個增長迅速的發展中大國組成,除中巴兩國外,還包括印度和俄羅斯。但隨著越來越多的廉價中國製成品湧入巴西,這種關係正經受著考驗。

聖保羅州工業聯合會(Fiesp)發表的一份聲明表示:「(巴西)與中國的關係很重要,但從工業角度看,兩國關係又非常消極。」

Fiesp表示,儘管去年巴西對中國的貿易順差高達52億美元,但這要歸因於大宗商品出口。在工業方面,去年巴西從中國進口的製成品總額增長了「令人矚目的」60%。製成品貿易逆差達到創紀錄的235億美元,遠遠高於7年前的區區6億美元。

直到不久前,巴西還一直認為巴中兩國的貿易關係屬於基本上互補。2000年至2009年,在鐵礦石和大豆等大宗商品的拉動下,巴西對中國出口增長了18倍。2009年,中國超過美國,成為巴西最大的貿易夥伴,佔巴西出口額的12.5%。

但大宗商品出口的大幅飆升驅使巴西貨幣雷亞爾在兩年內升值了近40%。加之經濟的快速增長,以及巴西人獲得消費信貸越來越容易,雷亞爾大幅升值刺激了對製成品進口的需求。

巴西國內的製造商完全無力競爭。Fiesp的數據顯示,去年進口飆升,導致巴西喪失了約7萬個製造業工作崗位,國內工業損失收入共100億美元。

「情況很糟糕。這個問題已出現5年了,」Escovas Fidalga公司的馬諾洛•米格斯(Manolo Miguez)這樣說道。這家公司生產高質量的梳子。米格斯稱其正受到中國進口產品的衝擊。「我們過去是三班倒——早、中、晚班——現在只有早班。」

這一趨勢不禁令人擔心,巴西可能會患上「荷蘭病」(Dutch disease)——這種說法指的是,荷蘭發現大量天然氣,加之能源價格高企,推使荷蘭盾大幅升值,最終導致荷蘭出口型製造業在上世紀70年代一蹶不振。

的確,評級機構標準普爾(Standard & Poor)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,原材料在巴西出口中所佔比重從2002年的28%升至2009年的41%。而同期內,製造業出口所佔比重從55%降至44%。

隨著巴西發現了巨型「鹽層下」離岸油田,這些擔心有所加劇——未來5年內,國有企業巴西國家石油公司(Petrobras)將向這些油田投資 2000億美元。摩根士丹利(Morgan Stanley)拉美經濟學家格雷•紐曼(Gray Newman)表示:「當本幣匯率處於20至30年高點時,這一般意味著你的製造業根基出了問題。」

這一問題促使巴西首次呼籲中國允許人民幣升值。巴西還提高了玩具的進口關稅,開始對鞋類等中國產品採取反傾銷行動,並威脅採取其它貿易和匯率措施。

與此同時,一些巴西製造商開始將生產遷至中國或印度。巴中工商會主席唐凱千(Charles Tang)表示,在汽車零部件等行業,這種外流情況尤其顯著。這種轉移讓製造商獲得了想要的低成本,以滿足巴西及海外市場。

唐凱千表示,巴西的問題在更大程度上是因為在該國經商成本很高,而與中國無關。世界銀行(World Bank)對183個國家的商業環境進行了研究,巴西排名第127位。該國稅收體系錯綜複雜,勞工法十分繁重。「就是因為『巴西成本』,我們被迫出口就業崗位,」唐凱千表示。

Escovas Fidalga的米格斯表示,巴西勞動立法將工人薪水提高了近1倍,導致本國產品毫無競爭力可言。

儘管如此,仍一些人認為,中國進口商品是一個禍端。唐凱千表示,巴西工業的能力跟不上該國快速發展的經濟。

「如果切斷一切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,一半的經濟都會陷入停滯,你不能再蓋新樓,甚至不能打電話,」唐凱千表示。

譯者/陳云飛

評析:參考看看。

巴西與中國:對手還是朋友?
英國《金融時報》 李若瑟 報導 2011-01-31

走進巴西聖保羅一家被當地人叫做「Xing Ling」的購物中心,你一定會產生某種置身於深圳的錯覺。

與深圳那些向富裕的香港消費者出售假貨的購物中心一樣,位於聖保羅市中心的這家購物中心人頭攢動,專售中國製造的廉價仿品,從手機到仿造的勞力士錶(Rolex)、以及名牌手袋和太陽鏡。

…..

Xing Ling裡的小販們可能並沒有意識到,自己正處在一場戰爭的最前線——巴西新任政府已發出警告,巴西這個拉美最大經濟體與中國等主要貿易夥伴之間即將爆發「貿易戰」。

就在不久前,巴西還一直將中國視為自己關鍵的出口市場,也是「金磚四國」內的親密同盟——金磚四國由四個增長迅速的發展中大國組成,除中巴兩國外,還包括印度和俄羅斯。但隨著越來越多的廉價中國製成品湧入巴西,這種關係正經受著考驗。

聖保羅州工業聯合會(Fiesp)發表的一份聲明表示:「(巴西)與中國的關係很重要,但從工業角度看,兩國關係又非常消極。」

Fiesp表示,儘管去年巴西對中國的貿易順差高達52億美元,但這要歸因於大宗商品出口。在工業方面,去年巴西從中國進口的製成品總額增長了「令人矚目的」60%。製成品貿易逆差達到創紀錄的235億美元,遠遠高於7年前的區區6億美元。

直到不久前,巴西還一直認為巴中兩國的貿易關係屬於基本上互補。2000年至2009年,在鐵礦石和大豆等大宗商品的拉動下,巴西對中國出口增長了18倍。2009年,中國超過美國,成為巴西最大的貿易夥伴,佔巴西出口額的12.5%。

但大宗商品出口的大幅飆升驅使巴西貨幣雷亞爾在兩年內升值了近40%。加之經濟的快速增長,以及巴西人獲得消費信貸越來越容易,雷亞爾大幅升值刺激了對製成品進口的需求。

巴西國內的製造商完全無力競爭。Fiesp的數據顯示,去年進口飆升,導致巴西喪失了約7萬個製造業工作崗位,國內工業損失收入共100億美元。

「情況很糟糕。這個問題已出現5年了,」Escovas Fidalga公司的馬諾洛•米格斯(Manolo Miguez)這樣說道。這家公司生產高質量的梳子。米格斯稱其正受到中國進口產品的衝擊。「我們過去是三班倒——早、中、晚班——現在只有早班。」

這一趨勢不禁令人擔心,巴西可能會患上「荷蘭病」(Dutch disease)——這種說法指的是,荷蘭發現大量天然氣,加之能源價格高企,推使荷蘭盾大幅升值,最終導致荷蘭出口型製造業在上世紀70年代一蹶不振。

的確,評級機構標準普爾(Standard & Poor)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,原材料在巴西出口中所佔比重從2002年的28%升至2009年的41%。而同期內,製造業出口所佔比重從55%降至44%。

隨著巴西發現了巨型「鹽層下」離岸油田,這些擔心有所加劇——未來5年內,國有企業巴西國家石油公司(Petrobras)將向這些油田投資 2000億美元。摩根士丹利(Morgan Stanley)拉美經濟學家格雷•紐曼(Gray Newman)表示:「當本幣匯率處於20至30年高點時,這一般意味著你的製造業根基出了問題。」

這一問題促使巴西首次呼籲中國允許人民幣升值。巴西還提高了玩具的進口關稅,開始對鞋類等中國產品採取反傾銷行動,並威脅採取其它貿易和匯率措施。

與此同時,一些巴西製造商開始將生產遷至中國或印度。巴中工商會主席唐凱千(Charles Tang)表示,在汽車零部件等行業,這種外流情況尤其顯著。這種轉移讓製造商獲得了想要的低成本,以滿足巴西及海外市場。

唐凱千表示,巴西的問題在更大程度上是因為在該國經商成本很高,而與中國無關。世界銀行(World Bank)對183個國家的商業環境進行了研究,巴西排名第127位。該國稅收體系錯綜複雜,勞工法十分繁重。「就是因為『巴西成本』,我們被迫出口就業崗位,」唐凱千表示。

Escovas Fidalga的米格斯表示,巴西勞動立法將工人薪水提高了近1倍,導致本國產品毫無競爭力可言。

儘管如此,仍一些人認為,中國進口商品是一個禍端。唐凱千表示,巴西工業的能力跟不上該國快速發展的經濟。

「如果切斷一切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,一半的經濟都會陷入停滯,你不能再蓋新樓,甚至不能打電話,」唐凱千表示。

譯者/陳云飛